您现在的位置股闻快讯首页>>社会新闻>>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导演-”直到2015年田晓鹏的《大圣归来》、2016年梁璇、刘春(外号B&T)的《大鱼海棠》、2017年不思凡的《大护法》、2019年饺子的《哪吒之魔童转世》才改变局面……在很多人看来是“国漫崛起”的这波小高潮背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奥2-1力克泰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《大聖歸來》導演田曉鵬 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/ 野蠻生長 /1975年出生的田曉鵬的履歷並不光鮮。大學就讀自己並不喜歡的北京工業大學軟件專業,直到大三時接觸3D軟件,才誤打誤撞走進動畫行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:金融八卦女頻道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(000681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是調侃,但說明離真正的國漫崛起可能還差一些。不過,中國動畫電影導演或許已經找了一條正確的路徑。餃子說,《大聖歸來》給我當頭一棒,只要和觀眾「以真心換真心」,觀眾們是願意看好的作品的,甚至會更加寬容。「以真心換真心」,是唯一的可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年以後,不少人誤傳他曾經是1999年動畫版西遊記的導演(也被認為是營銷),但那時候他才剛剛畢業。事實上,他當時進入一家動畫設計公司,公司以外包形式承擔了部分劇集的製作,他只負責其中4集。在動畫行業,田曉鵬長期是默默無聞的。西遊記之後,他開了一家動畫工作室,以外包業務為生。2007年,兩歲兒子對於奧特曼和蝙蝠俠的痴迷,才讓他萌生了拍攝《大聖歸來》的想法。彼時他正在為美國蜘蛛俠遊戲做宣傳片。「我就是做動畫的,怎麼還能讓兒子去看別的東西呢」多少有點不服氣。中國並不缺好IP和良心製作。比如秦時明月、魁拔。但是,《魁拔》三部投資超一億,但第一部收入不過500萬,二三部的票房都不足3000萬,巨額虧損。但真正第一次擊中影迷痛點、癢點、淚點的是《大聖歸來》。類似情況的還有餃子。餃子,原名楊宇,本是華西醫科大學藥學院的學生,大三一次偶然機會下自學了三維軟件,同樣誤打誤撞走進動畫行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 不思凡,本名楊志剛,flash版《黑鳥》導演 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導演餃子 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旅行只是富人乾的事。沒錢玩不起網游,甚至經常去朋友家蹭網。每天都三點一線:客廳、卧室、廁所。一辭職就是三年多,原本計劃三分鐘的短片最後時長達到16分鐘,結果很意外,被稱為「華人最牛原創動畫短片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當時,創作者簡介只剩四個字:此人已廢。他又去上班了。「上班、吃飯、上廁所。然後上班、吃飯、上廁所。」四年後,不思凡辭掉電信工作,隻身一人來到杭州,加入動畫工作室。這一年無疑是中國動畫的收穫之年。同年,大魚海棠flash版也誕生了,技驚四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/ 孤注一擲 /田曉鵬說最壞的打算是退齣動畫這一行。不思凡陷入瓶頸,讀上了佛學。梁璇幾次都想剖腹。餃子說豁出命去做,不惜一切代價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好。決定創作《大聖歸來》的那一年,田曉鵬36歲,他找了上市公司老闆的親戚,押上全部身家。原本預算是500萬,可是80%的鏡頭反覆修改、一段長度1分多鍾、1500多幀的片段做了半年……為了一段皮影戲唱腔,他專門跑到西安和民間藝人錄音到半夜。期間僅離職工作人員就多達100多人。他不得不開始拿老婆的錢、爸媽的錢、岳父岳母的錢。一個離職員工臨走時對他說,「整個公司就是被你毀掉的,你看看周圍人家那些公司,比我們起步晚的現在都發展得很快、很掙錢。」「其實 500 萬也是可以做出來的,但就不想做成那樣的東西。」最後,田曉鵬花了上億。一部《大聖歸來》花了八年,而《大魚海棠》花了十二年。退學后的梁璇和張春創辦「彼岸天」公司,通過商業廣告維持生計。2010左右,梁璇和張春花了兩三年完成第一稿,並製作了一段20分鐘的短片,一口氣就要千萬投資。和上海文廣談了整整一年,結果卻碰上對方換了領導,無疾而終。不得已,梁璇主張曲線救國,通過遊戲賺錢,八個月時間花了公司僅剩的100萬,製作一款名叫《BT 小星球》的社交遊戲,結果一個月便失敗了。直到2013年6月4日,梁璇孤注一擲,為大魚海棠眾籌,結果出人意料在44天內眾籌158萬元。眾籌是中國動畫導演的不得已之舉。《大護法》眾籌了2萬美金。甚至《大聖歸來》在宣發時期眾籌了780萬元,當然因票房大賣,89位投資人每人平均收益25萬。當然,眾籌只是杯水車薪。按照梁璇的說法,投給我們的150萬我們做成了各種電影票、筆記本、衣服、DVD、賀卡。基本返還了影迷。按不思凡的說法,這些是鼓勵,是精神食糧。更關鍵的是,眾籌證明了項目的潛力,引來了影視巨頭光線傳媒(300251),2013年10月,《大魚海棠》重啟。在《大護法》的影評中,有人問「為什麼花生人們都沒有頭髮」,不思凡給的回答是:省錢。為了省錢,有段時間,不思凡還擔任「廚子」的角色,負責成員的午飯和晚飯。因為經費有限,餃子也不得不忍痛割愛核心的鏡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些經歷容易讓人想到中國第一代電影人的遭遇。20世紀初,上海引進動畫電影。當時的大環境是:歐美人拒絕傳授,而自身沒有任何相關經驗。同樣是毫無資歷,半路出家的中國動畫電影之父「萬氏四兄弟」也是白手起家。整整四年,變賣財產,節衣縮食,在一間7平方米的亭子里弄懂動畫製作原理,點燃了星星之火。如果這些人有什麼天才的話,最大的天才可能是抱着「不成功,便破產」的決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思凡酷似斜杠青年,本名楊志剛,畢業后在電信局工作十多年,業餘畫漫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,稱為國漫之光的《哪吒》刷爆全網,有望突破20億票房。其背後則是國產動漫導演與動漫行業的雙重疊加,導演在苦苦探索,行業在曲折向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短片還有一串致敬名單:包括Disney、萬籟鳴、手塚治虫、宮崎駿、押井守、大友克洋、PIXAR、鳥山明、李安、黑澤明、余秋雨、金庸、小島秀夫、成龍、李連杰、周星馳、易中天、于丹、馬雲、史玉柱、李嘉誠……如果要說近二十年的動畫史,flash動畫是濃墨重彩的一筆。2000年左右,互聯網仍然以靜態內容為主,不佔寬帶的flash動畫迅速流行開。中文互聯網掀起一股原創動畫潮,「閃客時代」由此誕生。閃客們聚集地閃吧、閃客帝國,如同今天的虎撲、B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/ 質疑和評價 /從結果來看,《大聖歸來》10億票房。《大魚海棠》5.65億票房。《大護法》近9000萬票房,但電影不到兩千萬投資,已經收回成本。《哪吒之魔童轉世》已經超15億票房,位列中國動畫電影之最。在票房上,這些電影無疑是成功的。《大聖歸來》豆瓣評分8.3,《大魚海棠》6.7,《大護法》7.8,《哪吒之魔童轉世》8.6。從評分來看,除了《大魚海棠》口碑兩極化外,整體口碑總體是不錯的。但高票房、高口碑之外,也不乏犀利的質疑。比如《大聖歸來》宣發時所謂的「眾籌出品人」,是否涉嫌故意炒熱話題、綁定投資人?出品人路偉還說,眾籌投資人至少做了300多個包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院的動漫水平,日本作曲家吉田潔的背景音樂、精美考究的畫面……甫一問世,圈粉無數,最後成了flash時代的遺珠。2005年,梁旋從清華退學創業。「12年前我們剛開始做動畫,那時候我們對電影可以說完全是門外漢。」這一波動畫人,出身都太野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導演餃子 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中國動漫相當「高產」,全年生產時長30萬分鐘,是日本的三倍。中國13億多人中,4億青少年是動漫消費群體,實際上一直消費垃圾食品。2012年,一部《馬達加斯加 3》在內地的票房超過同期上映的四部電影的一半以上。它們的名字很多人可能沒聽過,比如《摩爾莊園2:海妖寶藏》、《豬豬俠之囧囧危機》。有妖氣動漫工廠CEO董志凌後來說:「很多企業的第一桶金多多少少會有一些原罪在裏面。」直到2015年田曉鵬的《大聖歸來》、2016年梁璇、劉春(外號BT)的《大魚海棠》、2017年不思凡的《大護法》、2019年餃子的《哪吒之魔童轉世》才改變局面……在很多人看來是「國漫崛起」的這波小高潮背後,有兩個字:「野」和「慘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顯然很少有人會把這幾部電影和《千與千尋》等國外一流動畫電影相提並論。甚至連田曉鵬本人也認為「擔不起這個票房」,搭上「大家對於國產動畫感情」的順風車。打在《大魚海棠》身上的板子更多:眾籌私用?畫風模仿?素材抄襲?劇情狗血?……梁璇和劉春兩人被迫一一解釋。《大護法》晦暗不明的隱喻則遭到不少質疑。即便是大熱門《哪吒之魔童轉世》,其不乏有人追究其故事的合理性,內容的深刻性。無法否認,中國動畫電影離真正的精品仍然很遠。即使不用吹毛求疵,也存在種種短板。有個段子這樣說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5年,以高校增設動漫專業為標誌,動漫行業開始經歷了一波小高潮。各地紛紛拿出真金白銀支持國漫,每分鐘補貼數千元,一部動畫可以拿幾百萬補貼。重金砸下后,但收穫的卻是一群跳蚤。低齡化、模仿抄襲痕迹明顯,粗製濫造,慘不忍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清華大學熱能專業學生梁璇做了一個有關大魚海棠的夢,一條魚越長越大,大到沒有地方能裝得下,於是拉着清華美院的好基友張春創作了一段7分鐘的短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真正一流的動畫電影製片商(吉卜力、皮克斯、夢工廠等)站在同一個起跑線上,《大聖歸來》的劇情、特效、畫面、人設、世界觀和價值觀都毫無亮點可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· · ·《大聖歸來》上映后,一位網友寫下了下面這段話:多年的X吃得我內心堅強,終於吃上飯,雖然只是一個蛋炒飯,但仍淚流滿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知名媒體人「闌夕」評價說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|金融八卦女作者:林sir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左為梁璇、右為張春 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國漫每出一部,大家都會喊着 「國漫崛起」,都多少年多少部了,這怎麼能叫國漫崛起呢?這叫國漫仰卧起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曾經帶着自己繪製的30頁漫畫坐13個小時火車去北京投稿。但雜誌主編對他說,「你這種漫畫國內雜誌要登,大概得50年後吧」。偏偏這個時候,flash動畫的流行讓不思凡有了真正施展的舞台。「當時就覺得能不能把漫畫變成flash動畫,這樣的話,別人就可以看到你的漫畫。」2004年,不思凡白天上班,晚上創作flash版《黑鳥》。黑鳥系列僅7回便停更了,持續了一個月多月。但被稱為「閃客時代最受關注的導演之一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說只是為了賺筆兼職費。大學畢業后,他進入一家廣告公司,一年後辭職,專心創作反戰短片《打,打個大西瓜》。名字的靈感來自周星馳電影《鹿鼎記》中曾有一個經典台詞。那時候,餃子的父親剛剛去世,母親每月只有1000元退休工資。對於他來說:700元的按揭佔了一半多支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太阳大声退伍